新闻中心

媒体聚焦
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聚焦 >

这个亲民的德国手表品牌为什么才来中国?

2020-03-04 19:39

  记得今年3月巴塞尔期间兔子恰好又去了一趟格拉苏蒂镇,故地重游,但关注点在悄悄变化。在经过格拉苏蒂钟表博物馆时,我被一个店铺吸引了许久,顺手拍了一张图片(当然是兔子一贯的渣图风格)。

  Union之所以能成功引起我注意,全因为从去年年底起,有不止一位读者和我打听:“兔姐了解‘联合’这个品牌吗?”

  我回头仔细一查,原来人家中文名字都已经悄悄取好了,叫“宇联”(全名叫Union Glashtte)。虽说正式来中国的确够晚,但发展速度可谓惊人,短短几个月在中国开了8家店铺,据说今年目标是接近40家。

  最重要的是,在1~2万这个价位,又多了一个长相正经、有德国味的表,也是好事一桩。

  Union宇联表属于斯沃琪集团,和浪琴、雷达都是一家人,但去年才进中国不代表人家是新人。实际上斯沃琪集团悄悄捂了19年,可谓耐得住寂寞。2000年时,斯沃琪集团主席海耶克收了格拉苏蒂原创(简称GO)和Union Glashtte,这样一来,瑞士表德国表并存,风格各异。

  2008年,斯沃琪集团在Union身上投入更多资源,包括之后的新表厂启用。目前Union的机芯大部分采用ETA机芯,已是站稳了一两万这个主力价位。

  兔子今天和大家简单聊聊Union的发展史吧,和大部分德国钟表品牌一样,它因为战争而中断过,Union从来不避讳这点,但没有人可以阻止一个品牌的重新起步。

  位于萨克森州的格拉苏蒂镇,是德国制表史上非常重要的地区,无论是朗格、格拉苏蒂原创或者Union都离不开共同的历史。

  1845年,德累斯顿制表师费尔迪南多•阿道夫•朗格(Ferdinand Adolph Lange) 得到了政府支持,在格拉苏蒂镇制作时计,从此为这个原本贫困镇的发展奠定了根基。

  同年8月22日,一个孩子在法兰克福附近的尼德拉德 (Niederrad)出生了。他就是约翰内斯•德尔施泰因,之后和Union有着不解之缘。

  德尔施泰因之后在法拉克福的Ludwig & Fries钟表供应商学习商业知识。他在商务旅行和担任销售代表期间,结识了很多制表商和客户,逐渐拓展人脉。

  1874年1月19日,德尔施泰因在德累斯顿创办了Drrstein & Comp.钟表批发公司。同年,他从接手了ge & Shne时计的总代理业务。这个阶段严格说来,德尔施泰因更像是一个经销商(而且一度是朗格最大的经销商),做钟表生意。

  1886年,德尔施泰因显然有了更高追求,为他的自有制表品牌注册了第一批商标,包括瑞士制表品牌“star with a D”以及“Union Glocke”。黄金城彩票

  “Union Glocke”品牌的时计有“五星一钟”图案。这个符号代表品牌产品面向五大洲出口,同时也作为商标使用。

  1893年1月1日,约翰内斯•德尔施泰因在格拉苏蒂建立了Uhrenfabrik Union,这也被视为是Union品牌的真正起点。同年,德尔施泰因在芝加哥世界博览会展示并售出一枚超复杂 (Grand Complication) 时计。

  1895年,在芝加哥展出的超复杂时计的复刻改良版问世,以此纪念格拉苏蒂制表业创立50周年。

  接下来这几年,品牌尝试了不少复杂腕表的设计,还研发了几个比较有名的机芯。1901年德尔施泰因去世后,他的弟弟接手了钟表业务。但是因为战争及其他原因,公司在1925年结束营业。当时担任运营经历一职的制表师埃米尔•乐特,在公司关门后自己创业,一直维修Union的产品。

  当然对于历史这个话题,有人很在意,比如经常听人提到,一个重新回归的品牌还算不算原来的品牌?其实从Union如今的定位来看,它走的是价位亲民的德表路线,无论它曾经如何,它如今展现出来的就是当下的样子,我们要考虑的无非是——它的定价是否匹配它的产品。

  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品牌可以不努力,仅靠悠久历史吃老本存活的。钟表业也有不少历史短暂但很成功的品牌。

  目前,Union一共有6大系列产品,其中男表占到80%左右,且所有表都是机械机芯。

  兔子之前提过,Union目前大部分机芯用的ETA,但正因为一个集团有着近水楼台的便利,Union是从ETA直接买了零件,回到自己的制表厂进行组装——要对自动陀、摆轮夹板等零件做一些符合自身特点的打磨和装饰。

  但唯一一个自产机芯,花了2年时间研发。这个机芯最明显的特点,有一个神庙的标志。

  这个自产机芯被使用在1893系列的约翰内斯•德尔施泰因纪念款腕表上,纪念款腕表一共2个版本,金和钢。125枚金表纪念品牌125周年,也就是去年上市时已经被秒完,目前在售的钢款价格18600元。

  这是目前唯一使用自产机芯的一块表,不过Union表示在2020年会计划增加几款使用自产机芯的表款。

  这是同为1893系列的小秒针腕表,钢款价格13900元。好在它有2个尺寸,男款的41毫米和女款的34毫米。

  在欧洲销量排第一位的BELISAR贝利士系列,比较受欢迎的就是飞行员腕表,包括计时、动力储存、日历等功能,价格分别是21200元、17800元和14100。

  NORAMIS诺拉敏斯系列中我觉得很有特色的包括这块动力储存腕表,14000元。它的时针分针及刻度都是玫瑰金的,配上蓝钢材质的秒针和动力储存显示,配色高雅。

  在店铺试戴实物的体验中,我最喜欢的是诺拉敏斯系列的日历腕表。据说米兰带的配置总裁Adrian Bosshard本人非常喜欢,但是对于中国市场的接受度还处于观望中。不过显然,它已经博得了我的青睐。实物比图片效果更好。

  斯沃琪集团把宇联藏了多年,之前基本集中在欧洲尤其是本地市场。兔子看到截止2018年底的店铺数据显示,德国有181个销售点,其次奥地利31个,俄罗斯12个,其余各地区都是个位数。按照今年计划,中国达到40~50家后,会一跃成为宇联全球第二大市场了。

  虽然宇联定价亲民,但总体风格偏小众,所以斯沃琪集团一直在等待机会。一来是因为2012年,格拉苏蒂Frhlingsweg 5号的新表厂建立后产能提升了,再加上在德国购买宇联表的人越来越多,名声传回了国内,正式开拓中国市场顺理成章。总裁Adrian Bosshard之前接受采访时也直言:“我们为此准备了几十年,也成功吸取了集团其他品牌的经验,少走了很多弯路。”

  对我们来说,消费升级也好,追随内心也罢,我们对于独特的产品永远不会缺少好奇心和尝试的动力。

  而手表在我看来,它更大的价值是在于尊重直觉,以及懂得选表和自我风格的匹配,这不仅是了解表,更是了解自己。

  买表要跳出舒适区(包括迫于外界压力的安全选择),这是一句看似很轻松,但其实要花费大把精力才能真正明白的事。

  最后,兔子本期送上2份大礼:德克力时摇表器。欢迎大家留言分享你们和宇联的故事,或任何对表款的评价,兔子会根据留言点名幸运儿~

Copyright©2015-2019黄金城彩票版权所有